⚽欧宝娱乐最新网站⚽

  • 舟山网微矩阵:
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•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
  • 舟山网微信 舟山网微信
  • 舟山网官方微博 舟山网官方微博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舟山网首页>畅游舟山

近代普陀山修建短姑道头的一次善举

2021年11月15日 08:31 来源:舟山晚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
  短姑码头,历史上称短姑道头,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道头原为天然石埠,明万历年间经整修,砌筑条石加固、拓宽,清代在原有基础上又有所翻修,逐步形成现在的规模。短姑道头是明朝普陀山万历中兴的见证,并留有短姑圣迹的传说故事。
  明清以来,短姑道头是进出普陀山的门户,海内外香客朝山进香的第一站,这里也是闽浙沿海赴日民间贸易船的经停之处,是浙东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地标。
  普陀山曾发现一通《加修码头碑》,该碑为著名高僧印光大师撰文,记述了民国时期修建短姑道头的一次善举,该《加修码头碑记》文也收录于印光大师的文集中。
  旧时短姑道头只能停泊小船
  晚清以后,上海至普陀山的客轮航线开通。光绪元年(1875年),航行申甬线的美商旗昌轮船公司湖北轮、招商局大有轮兼靠定海,逢香期兼靠普陀山。光绪二十八年(1902),招商局江天轮开辟上海兼泊宁波至普陀山航线,但是这些高大形的轮船是不能直接靠泊短姑道头的。
  道头,不同于现代意义的码头。
  道头,旧时也写作“衜头”,为浙东渔农村港埠、渡口常见的一种简易埠头,分突堤、斜坡、顺岸、阶梯等形式,与现代意义的浮码头完全不一样。其多用条石、块石砌筑,近现代也有用混凝土抹面,埠头长短视涂滩、水位定。通过筑堤驳坎,使船只与岸相接,便于旅客上下。
  短姑道头表面以石条平铺,从北向南呈斜坡延伸入海,只能停泊小型帆船和舢板。那些来自宁波、上海的大客轮,吃水比较深,就只能远远地停泊在道头外侧海面,以免触礁搁浅。轮船上客人则是通过舢板转驳摆渡到短姑道头上岸。1925年5月,九世班禅从上海招商局码头乘“新江天轮”前往普陀山。当船抵达普陀山时,不能直接靠岸,而是用普陀山早就准备好的黄色渡船接班禅一行。
  而小舢板要靠拢短姑道头,也要看潮水而定。当潮水退却,小舢板不能直接驶入道头边,因为其间还隔有滩涂,小舢板上客人就靠艄公背着,趟过滩涂才能登岸,非常不方便。
  印光大师在《加修码头碑记》文中介绍当时的情况:“非赖人背,莫由登岸。且石聚泥中,滑难措足,稍有不慎,即便颠仆,吾友了余于清光绪三十年募修码头,颇称便利。然遇大潮退尽时犹有丈余泥涂,浅水仍需人背,此殆每月上十日如此耳。”
  光绪三十年(1904),当时的普陀山高僧了余(印光的好朋友),发起募修码头。到次年,码头修砌完工,但是“浅水仍需人背”的问题还是没能解决。了余圆寂后,其徒弟明觉继承师父遗志,再次倡修短姑道头。
  多位高僧发力再修古道头
  高僧了余,名广导,浙江余姚人。光绪十四年(1888年)在普陀山“锡麟堂”出家,民国四年(1915年),被公推为普济寺住持。了余曾参与创办化雨、慈云等僧校,还曾出银五千余元与本山僧众一起捐资创办普陀医院,造福僧众,对普陀山贡献颇大。1916年8月,孙中山游普陀,了余陪同游山,阐讲佛理,甚得孙中山钦佩。了余与印光法师交往很深,印光大师文集中多次介绍了余功德。
  明觉则为了余徒弟,民国十八年(1929)曾为普济寺住持。明觉于民国十五年(1926)发起重修短姑道头,时为锡麟堂住持。
  这次重修,获得众多僧众的积极响应,纷纷慷慨解囊。《加修码头碑记》中说:“初开如老和尚先提倡捐二百元,莲芳师亦捐二百元,值湖南明印老和尚领诸弟子来山,寓锡麟堂,闻其事而善之,愿全任其费,遂募一千六百三十元。”另有三十多名僧众也各自捐款15-300元不等。
  一起捐资修码头的开如老和尚,也是普陀山著名高僧。开如,名德月,俗姓叶,江苏南汇人,出身望族,出家于普陀山伴山庵,得化闻和尚剃度,光绪27年(1901年)为法雨寺住持。开如热心教育,培养僧才,创普陀山僧教育会,被推为会长。曾先后创办化雨小学,朱家尖月岙复权初级小学,定海慈云小学等。民国十一年,与印光大师等发起编纂《普陀洛迦新志》。退居之后,以其德高望重,山中大事皆请其过问。浙江省长曾送匾云“急公好义”,农商总长李根源赠额云“深入佛海”。
  在所有的捐资热心人士中,以湖南高僧明印为最,这是一位道行高尚的僧人。近代湖南知名诗人、文学家杨钧,维新派代表人物杨度之弟,曾在《草堂之灵》一书中撰文介绍明印和尚,称“湖南高僧,此人第一”,“道行尤在寄禅之上”,对其评价很高。
  明印和尚,湖南湘阴人,姓周,原为长沙竹业工,因妻儿尽丧,便削发为僧,时年三十九岁。明印起初虽然素不识字,但有慧根,学业长进快,彻悟甚多,触类旁通,深得佛理。于是声名渐远,门徒众多,其修行之处,即长沙南门外的“茅庵”,生平住破屋,室内仅有一桌、一椅、一禅床,终年赤脚,不做经忏。凡有供养,所收纳钱物及弟子名册,必送至普陀山,三年一次。1928年,明印89岁而逝。据称,火葬之时,留有很多白色舍利子,大者如栗。
  明觉和尚发起修建短姑道头的时候,民国十五年(1926)二月,明印正好带着居士弟子数十人,三年一次又来普陀朝圣,那一年他87岁高龄,这也是这位高僧最后一次来普陀,在普陀留下了感人的善举。这次修建码头,全仗明印老人成全之力,所以印光大师评论说“其功德殊非浅鲜”。
  修砌道头所用的条石和松木
  关于这次重修短姑道头的过程,印光所撰的《加修码头碑记》一文介绍得比较详细,为理解近代道头的修建过程提供了颇佳的史料依据。
  一是介绍道头的用料,“明觉发心加修,用见方一尺五寸、丈八长条石纵横铺三层,加修二丈于旧码头,低处加一二层长二丈二尺,外打百余根松木桩以卫护之,其运转铺砌,颇费心力”。明觉这次修砌码头,是对其师了余所修旧码头的延伸,用的石料都是条石,宽一尺五寸,长“丈八”,如是一丈八尺的话,那就是6米了,差不多就是道头的宽度了。这些条石先纵横铺三层,低处再铺设一二层,延伸十多米而入海。这样就算海水退潮时,小船也能靠泊道头了。
  除了用到条石,还用到“松木”。为了固定住条石,避免海浪冲击而移位,条石的外面“打百余根松木桩以卫护之”,可谓考虑周到。除了石料、松木,还用到碎石、洋灰,洋灰亦即水泥。
  据普陀史明忠先生在《话说衜头》一文中介绍,以前沈家门道头的修筑也基本和短姑道头类似,按照泥涂坡势而造,像筑海塘一样,用石头按需要的宽度、高度填筑在泥涂里,待夯平压实,上面铺上大石条(一块足有上千公斤),两侧打上一排木桩,以防止在海浪的冲击下,造成道头坍垮,因此道头像泥涂一样也有坡度,高度在1米半左右,长度由泥涂的坡度而定,坡度小的20来米,坡度大的短点十来米,道头坡度与泥涂坡相一致。
  二是道头的修砌时间,“每遇大潮退尽时方可施工,然不过两点钟之久。明觉亲督其事,历五十余日方得告竣”。这次修砌地势低,靠近滩涂低潮位,只能等到大潮退却才能施工,因此每天实际能施工的时间比较短,仅仅两个小时。整个工程历时五十天,于民国十五年丙寅十二月(公历1927年初)才告竣。
  三是修砌道头的整个费用,据王连胜先生对《加修码头碑》整理的文字资料介绍:“石料工价共洋一千五百二十九元,松桩、石料、招工零用共洋二百三十元,犒劳石木泥工、碎石洋灰等用洋二百六十七元,以上统共用洋二千零二十六元。”总费用和高僧们募捐的费用相比,还略有结余。
  这一通《加修码头碑》,为明觉和尚所立,印光撰文,内容比印光大师文集中收录的《加修码头碑记》略多。碑高1.65米,宽0.66米,厚0.12米,碑刻记载了近代普陀山的港口航运设施的建设历史,且为名人所撰,颇有史料价值和文物价值。该碑曾存放于法雨寺前堆石场,而今已不知所处,甚为可惜。
原链接: 作者:孙峰    

掌尚舟山客户端

此新闻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