⚽欧宝娱乐最新网站⚽

首页 > 岛城随感

海客谈丨唤醒沉睡的乡村“房地产”

2021.09.01 09:23 一叶扁舟
  海岛土地资源稀缺,但土地抛荒、农房闲置现象也相当普遍,这让一些乡村显得粗放、萧条。唤醒沉睡的乡村 “房地产”,我市既有顶层设计、又有基层实践,创新探索正在展开,这对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无疑具有积极意义。
  整合抛荒土地
  眼下,登步大岙村的富硒大米种植基地内,100余亩稻田绿意盎然。而在两年前,这里还是杂草遍地、蚊虫滋生的抛荒地。可喜的变化源于“流转分散土地、集体承包耕种”的模式之变,将原先一块块无人打理的“巴掌地”整合为精耕细作的 “增收田”(《舟山日报》8月21日报道)。
  都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,但在一些海岛乡村却存在着土地稀缺、抛荒严重的怪现象。说怪,其实也不怪。每家每户只有一块“巴掌地”,即使丰收也挣不了多少钱,弄不好还抵不上付出的人力物力。勤劳不致富,使农户们纷纷放弃了耕种,最终导致想种也没法种。
  去年初,大岙村“两委”班子着手推进抛荒地整治工作。他们通过入户走访、召开村民大会集体讨论,广泛收集民意、集聚民智,最终敲定了土地流转方案,由村农业合作社与全村30余户村民签订流转合同,实行集体承包经营。
  荒地变身良田,效益立马呈现。村集体通过开荒追肥兴水利,使首批种植的60多亩富硒大米获得丰收,并将流转土地承包规模扩大到100余亩,村集体经济随之壮大。与此同时,农户除了土地流转的固定收益外,还能通过参与农业劳动获得劳务收入。着眼共同富裕,念好一岛一策、一村一策的致富经,办法真比困难多。
  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关键在于怎么“吃”。抱着“金饭碗”没饭吃,多半是思路不对头。大岙村因地制宜治理抛荒地的经验,或许可以复制到更多海岛乡村。
  激活闲置农房
  闲置农房是伴随 “大岛建、小岛迁”以及渔农民“人往高处走”而出现的“空壳化”现象,在各地渔农村随处可见。如能通过政策扶持、产业引导重新盘活,就有望形成渔农民获得房租、投资者觅得商机的双赢局面。不仅如此,从昔日的人走楼空,到如今的以房招商,渔农村更将迎来新一轮繁荣发展。
 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指出,探索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使用权“三权分置”,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。去年3月,我市发布《舟山市渔农村闲置农房盘活利用管理办法(试行)》,释放“三权分置”的制度红利。两个月后,全市第一份宅基地和房屋使用经营权证书就在普陀区行政中心面世,而普陀农商行则针对这本证书推出了专项抵押贷款产品。这意味着,闲置农房租赁者不仅吃下了定心丸,还能“喝”上金融活水。
  展茅街道今年在网上抛出 “绣球”,整体推出各村可供租赁的集体或村民闲置房产。这样的底气,显然来自于脚下这块持续升温的乡村热土。最近几年,展茅凭借资源和区位优势大力发展美丽经济,田园综合体、网红村、网红公路不断涌现,全域旅游渐成气候。在这种氛围下,身处其中的闲置房产自然悄然升值,一旦注入资金就有望变“丑小鸭”为“白天鹅”。
  展茅街道尝试整体推介辖区闲置农房,不但有利于形成规模效应、促进整体开发,还能优化服务、完善保障,避免以往商户与农户在信息不对称状况下的对接不便,使闲置农房租赁交易更加规范有序。这种顺势而为、积极作为的做法,无疑是值得借鉴的。
  在市政协七届五次会议上,郑晓红委员领衔提交的《关于盘活渔农村闲置农房的建议》,被确定为重点提案并由市委俞东来书记来领办。俞书记对此归纳了“五个有利于”:有利于促进海岛旅游等产业兴旺,有利于加快美丽乡村建设,有利于深化农村改革、激发发展活力,有利于促进农民增收、实现共同富裕,有利于吸引人才人口回归农村(据《舟山日报》5月26日报道)。激活闲置农房,探索未有穷期,全市上下理当形成合力全力推进。
  拍卖遗留公房
  通过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、公开拍卖,普陀去虾峙镇原河泥漕小学旧址将被用来建设大型民宿。土地使用权拍卖溢价率达66%,总计130万元拍卖款中96万元归村集体使用 (据 《舟山日报》8月16日报道)。闲置多年的小学旧址被公开拍卖,其意义更在于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  在多年的机构撤并、乡村变迁中,有不少曾经的校舍以及办公用房在人去楼空后成为遗址。这些遗留公房不仅面积不小,还多半占着好位置。但由于产权依然分属于不同的公家单位,“主人”没啥用,别人没法用,只能长期处于休眠状态。
  原河泥漕小学旧址的公开拍卖,不失为遗留公房入市的有益探索。公房既然姓“公”,就应发挥公益作用,而不应长期闲置浪费。有必要制定相应的政策规定,促使长期处于闲置状态的公房通过租赁、拍卖流转起来,在发展乡村经济、促进共同富裕中发挥积极作用。
  乡村振兴需要不断解放思想、深化改革,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方案应积极适用于盘活遗留公房。在坚持国有、集体资产增值保值的前提下,探索实践不应有禁区。在我市,盘活闲置农房被确定为重点提案并由市委书记亲自领办,内中释放的积极信号令人振奋。改革难免会遇到困难和阻力,但只要有敢啃骨头、敢涉险滩的勇气,唤醒沉睡的乡村“房地产”必定办法多于困难。